《愛的迫降》朴智恩編劇陷「剽竊爭議」!受害者試圖輕生,血淚控訴文掀熱議

《愛的迫降》朴智恩編劇陷「剽竊爭議」!受害者試圖輕生,血淚控訴文掀熱議

Kpop News 韓星韓劇
By Kelly on 28 Feb 2022
Senior Digital Media Editor

玄彬孫藝真(孫藝珍)主演的話題熱劇《愛的迫降》播出後在海內外都人氣大爆發,設定新穎的南北韓禁忌之戀獲得廣大觀眾喜愛,然而在劇播出後,一名編劇志願生出面指控編劇朴智恩是抄襲剽竊自己的作品,卻被朴智恩反過來起訴其損害名譽。近日,該受害者試圖輕生的新聞又再度在韓網引發熱議,累積了超高的瀏覽數與留言。

《愛的迫降》剽竊爭議再次在韓網引發討論Photo from tvN

韓國論壇出現一篇標題為「《愛的迫降》剽竊被害者試圖輕生」的文章,網友附上去年4月被害者寫給朴智恩編劇的信,據悉該名遭朴智恩剽竊的被害者是編劇志願生,媽媽有老年癡呆症,她本人也在接受精神科治療+試圖輕生。

被害者指控朴智恩抄襲了自己作品中的核心劇情「滑翔傘迫降到北方」Photo from tvN

被害者曾指控朴智恩抄襲了自己作品中的核心劇情「滑翔傘迫降到北方」,劇名還直接取作《愛的迫降》,朴智恩曾在採訪中說靈感取自「摩托艇越北事件」反而牽強。另外,相似的核心劇情還有女主角一開始試圖輕生、首次單獨滑翔翼結果進入北方後與守護自己的北方軍人相愛、在男主角幫助下平安返回南邊等。被害者表示在自己的作品中,後半段是脫北的男主角在南邊與女主角相遇並捲入大選政局中,而《愛的迫降》則是去除了政治劇情,往愛情劇的方向進行。

朴智恩編劇起訴該編劇志願生「損害名譽」Photo from NAVER

然而在網上發文控訴朴智恩的被害者,之後反被朴智恩起訴「損害名譽」,雖然去年已經收到警察「無嫌疑」的搜查終結通知,但被害者表示自己已經度過了監獄般的三年,且無法理解朴智恩因為一篇論壇文章,就大舉控告編劇志願生、死咬不放的一系列作法。

 

以下是被害者在去年4月寫給朴智恩編劇的內容節錄

「在2019年《愛的迫降》播出前發現了劇情上的相似性,通過電子郵件諮詢朴智恩所屬公司文化倉庫時,我真的很期待『有誠意的回答』,但得到的卻是過於毫無誠意的回答和威脅將採取法律措施,而且沒想到會這麼迅速地採取法律措施。2019年12月,朴智恩起訴的事件就這樣花了3年時間,她根本無法想象被起訴帶來的疲勞感和心理壓力。

廣告
廣告

加上我母親因腦梗塞度過了艱難的人生最後時刻。如果我崩潰的話母親也會崩潰,所以是只想著母親堅持著。因為母親,我無法長時間離開居住地,所以去年西部地方檢察廳進行的刑事調整也是通過電話調整的。朴智恩方面也非常清楚我的情況,而且如果當初朴智恩承認倉促起訴的錯誤,以爲朴智恩會發揮作為作家的最低限度的良心和人道主義撤回起訴,但最後真的沒血沒淚地堅持到最後。  

去年事件被移交西部地方檢察廳,刑事調整後也沒有得出結論,在心理壓力很大的情況下,隨著母親癡呆症狀的加重,原本堅定的我也在逐漸崩潰。原本因為母親一直在堅持著,但是母親崩潰了,我也瞬間崩潰了,嘗試了極端的選擇。我認為帶著因癡呆症而成為其他家人受氣包的母親離開比較好。去年,家人知道了原本只有母親和我兩個人知道的這個事件,我不得不受到家人的各種誤會,雪上加霜的是母親癡呆的狀態更加惡化,記憶停留在70年代之前。  

雖然我的處境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但我還是以朴智恩的《愛情迫降》為對象向著作權委員會提出了糾紛調解申請,上個月3月第一次調解後4月初就有第二次調解日期了,但是朴智恩方面卻通知朴智恩不參加調解日期,所以虛無縹緲地以「不成立」了結。  我的作品《與眾不同的羅曼史》和朴智恩的《愛的迫降》兩部作品都以『滑翔傘迫降導致的南北男女的愛情故事』為核心概念引領著整個故事的發展。而且該內容被登記為我的著作權,朴智恩方面雖然只是口頭陳述和書面陳述,著作權委員會卻沒有對糾紛調解提出任何『意見』,只是因為朴智恩方面不參加調解日期而做出了不成立的決定。

著作權登記也沒有意義,著作權委員會的存在本身也沒有意義。糾紛調解委員們由現任大型律師事務所律師或檢察官、法學院教授等組成,雖然沒有什麼期待,抱著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情申請了調解,但是提出糾紛調解不成立決定的話只能通過『訴訟』來判斷是否侵犯著作權。朴智恩的起訴事件最近發表『沒有嫌疑』的結論後,僅過了一個多月,朴智恩方面就提出了異議申請,事件再次被移交到檢察機關。  

朴智恩被稱為『剽竊作家』的契機不是《愛的迫降》,而是因為《來自星星的你》和《藍色大海的傳說》。如果前作沒有剽竊爭議的話,我的一個發文就不會有那麼多負面的留言。儘管如此,朴智恩還是大舉起訴網民,對起訴我名譽損害的渴望似乎沒有消除。對前途光明的電視劇作家志願生不從輕處理,對警方判定為『沒有嫌疑』的案件提出異議申請,將案件重新移交檢察機關等,作為著名作家,絲毫沒有寬容的態度,而是懷揣著殺氣騰騰的狠毒。

朴智恩!請在這裡停下來。即使現在,也請立即撤回對我的控告吧。我母親所剩的時間不多了(雖然懇切地希望她能像往年一樣奇蹟般地恢復)。對別人那麼狠毒是不對的,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身上的。作為韓國的代表電視劇作家,請諮詢一下這真的是最好的選擇,換位思考一下自己的立場,給予寬容。作家協會上出現我母親訃聞的那天,朴智恩和所屬公司文化倉庫、製作公司Studio Dragon和CJ E&M將難逃如同奪走我和母親兩個人的性命的責任。」

 

🌟更多相關文章🌟

👉 立刻來follow我們的Instagram the_kdaily